同居老汉从没见过她的身份证

2019-11-20 来 源:网络整理 作者:安顺一家亲 移动版

  被拐儿童父亲申军良在贴寻人启事。

  被拐儿童父亲申军良在贴寻人启事。

  在与“梅姨”同居老汉张强(化名)的印象中,他们交往的两年中,“梅姨”每次在他家住一阵就走了,说是去做生意,过一阵又回来。而且从来不让人看她的身份证。那时,张强并不知道,“梅姨”说的“生意”是拐卖儿童。

  公安部儿童失踪信息紧急发布平台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,网络上流传的“梅姨”的第二张画像非官方公布信息,山东画像专家林宇辉称画像是其应广东增城警方邀请所作,但目前增城警方暂未回应是否曾邀请专家画像。

  不问来历只要

  有孩子她就收

  11月9日开始,“梅姨”的彩色画像在网上被大量转发。此前,申军良已经找了“梅姨”三年。14年前,他刚满一岁的儿子申聪丢了,经人贩子张维平、“梅姨”之手卖出。2016年3月,张维平落网。据他交代,除了申聪,他还拐卖了另外八个孩子,都是通过“梅姨”销赃。

  直到2017年,广州增城警方第一次从张维平口中听到“梅姨”的名字。根据张维平的描述,“梅姨”当年50岁左右,,2003年至2005年间,居住在增城客运站附近的城丰村鸡公山街,平时以做红娘为生。同年,张维平涉嫌拐卖案一审庭审时,他回忆了和“梅姨”的相识过程。

  1999年,张维平因拐卖儿童罪被判处有期徒刑6年,2003年减刑出狱后去了广州增城区石滩镇,租住在石滩旧车站附近的一间临时房里,白天没事做,他就到岗贝村路口的小店里坐着。店里有两个七八十岁的老人听说他曾因拐卖小孩坐过牢,就给他介绍了专门收购小孩的“梅姨”。

  后来,申军良从警方处获悉,警方曾按照张维平的供述去寻找两位老人,但因为已经过去十几年,其中一人去世了,另一人也因为年纪太大无法回忆起当年的事,并没能追踪到“梅姨”的信息。

  初次与“梅姨”合作时,张维平十分谨慎。偷孩子前,他告诉“梅姨”,自己和女朋友生了个孩子。因为家中还有妻儿,这个一岁左右的男孩无法带回家抚养。他希望“梅姨”介绍一个人家收养孩子,收养者只需付一笔“抚养费”。

  后来他发现,“梅姨”并不关心孩子的来历。她承诺,只要有孩子她就收。而孩子卖到什么地方,“梅姨”也从不和张维平提起。

  两年间,每隔数月张维平就偷个孩子经“梅姨”之手卖掉。每次下手前,张维平会事先和“梅姨”联系好,“梅姨”找好买家谈好价格,转告张维平。张维平得手后,双方约定地点交易。

  “梅姨”最初信息均为张维平供述而来。申军良相信“梅姨”真实存在,“他(张维平)已经主动交代了另外八起拐卖案件,交易的时间地点也说的不含糊,我相信不会是假的。”

  同居老汉称

  没去过“梅姨”家

  但张维平对“梅姨”的了解极其有限。仅根据这些信息,警方并未能找到“梅姨”。

  据张维平猜测,“梅姨”的家应该在韶关新丰县。有次“梅姨”接了一个电话说家里出点事要回去处理一下,之后去了韶关新丰。他还记得,“梅姨”曾带他到河源市紫金县水墩镇黄砂村一户人家,那里住着一个老汉和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。张维平在他家待了一会儿就走了,但“梅姨”没走。张维平判断,老汉和“梅姨”是男女朋友关系。

  根据张维平的供述,警方找到了老汉张强(化名),今年六十多岁,曾和“梅姨”断断续续同居过两三年。据此,2017年6月,增城警方初步勾勒出“梅姨”的特征及活动范围,并公布了第一幅素描画像:短发,偏瘦,眼睛不大,单眼皮,颧骨突出,大鼻孔、大嘴。根据警方公开的信息显示,她会说粤语和客家话,曾长期在增城、紫金、韶关新丰等地区活动。

  申军良得知这些信息的当天就去了黄砂村,拿着“梅姨”的画像打听,但村里的人都不理他。他在村里贴满了寻人启事,见人就塞一张传单,声称找到人就给钱。断断续续找了将近三个月,才有个老汉悄悄问申军良,能给多少钱?申军良说,找到“梅姨”至少给5万,如果找到孩子,可以给10万。在他的帮助下,申军良找到了张强。

  申军良去过张强家好几次,张强告诉申军良,他确实认识“梅姨”,多年前,他们通过亲戚介绍相识,二人处过朋友。“梅姨”曾说自己名叫番冬梅。但后来,警方并未查询到符合条件的“番冬梅”。

  除此之外,张强对她也不是很了解,没去过“梅姨”家,也没见过她的家人。“她只是偶尔过来一下。”张强说。 “她不是紫金人,我们交流很困难。”张强告诉申军良,“梅姨”说自己是广州人。张维平也说过,他记得,老汉和“梅姨”用两种不同的方言交流。

  申军良拿着警方公布的“梅姨”画像给张强看,但张强表示已经忘了“梅姨”的样子。申军良想让他帮忙联系“梅姨”,张强拒绝了。

  “我知道‘梅姨’在哪。”后来有个村民给申军良提供了一条线索,称“梅姨”在隔壁县里给人算姻缘,还肯定地说:“就是她,你们见面直接抓!”申军良马上找人雇车,一批人赶到紫金,专门找了本地人假装问姻缘,偷偷给“梅姨”拍了照片。还有一批人守在张强的邻居家,邻居看了照片,也肯定地说是“梅姨”。

  申军良找人拖住老妇人,然后做了严密的部署。他们商量着,如果一会儿“梅姨”要逃跑,就由同行的最身强力壮的人把她抓住,直接塞进面包车,拉到派出所。但行动之前,警方传来消息,老妇人的行动轨迹和“梅姨”不符,她不是“梅姨”。

  画像专家林宇辉

  应警方之邀画过“梅姨”

  2017年底至2018年初,申军良在黄砂村待了三四个月,每天在村里转。和村民混熟了,才有村民告诉他,“梅姨”的画像和她本人不太像。后来张强也跟申军良透露,你拿这个东西不行,不像“梅姨”。

  申军良马上把这个信息反馈给警方,“一定得给她重新画像,现在这个不像她,怎么找呢?”申军良和警方说。

  2017年,申军良认识了林宇辉,当时他正因为章莹颖案备受关注。林宇辉是山东省公安厅首席模拟画像专家,章莹颖失踪后,他通过一段模糊的视频,画出了嫌犯的样子,后来被证实相似度极高。

  申军良私下找过林宇辉,希望他帮忙画“梅姨”的画像,但被拒绝了。“如果要画犯罪嫌疑人,必须警方找我才行,因为这是刑事案件。”林宇辉解释。

  林宇辉称,直到今年3月,广州增城刑警队给他打电话,发出了画像邀请,并为他购买了济南到广州的往返机票。“我一般画像先看有没有条件,所谓条件就是有没有照片、视频,或者证人能不能描述清楚。”增城警方告诉他,“梅姨”比较神秘,从不照相,没有照片。

  3月6日,林宇辉跟随增城刑警队来到紫金县黄砂村,见到了张强和他的女儿。他首先对“梅姨”的体貌特征进行询问,张强清晰地说出梅姨的特征:一米五几的个子,体态比较胖,脸比较大,脖子短、大鼻头、大嘴、有点三角眼,梳一个农村妇女的短发。

  “一听就是个南方人的形象。”林宇辉说,张强也点头,说:“对,她说话就是粤语和客家话。”

  那次画像从起稿到收尾用了将近四个小时。林宇辉一边画一边修改,中间调整了五六次。“因为描述者和画像者的理解有差距,但只要把脸部特征抓住,也能做到比较像。”林宇辉解释,“素描画好之后,张强和女儿都说非常像,达到了百分之八九十。”

  林宇辉称,网上流传的彩色版是一个擅长人物电脑画像的好心人做的,他看到“梅姨”的模拟画像,就在素描的基础上做了电脑上色,为的是让画像看起来更真实,像照片一样,方便大家辨认。文图据《新京报》

转载请注明出处: http://www.www.iphoneadd.com/view-40752-1.html